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20

  • -

DAO之间如何通过分享声誉进行交互

这是一种新的投票权系统的概念,该系统将允许声誉灵活性,SubDAO /公会系统和简单的标准DAO 2 DAO交互。

该系统将帮助根源DAO创建具有独立声誉经济的subdao,并允许dao之间的双向关系。(trust)

DAO的分形化对DAO空间的拓扑结构有一些影响,即一旦DAO可以加入DAO,一系列新的DAO形式就成为可能。

缔结双边伙伴关系或更复杂的联盟的发展议程组织,可将各自金库的决策权分配给其伙伴或次级机构(而不是进行货物或服务贸易,它们与REP作出让步)从而扩大网络规模,并从贸易中获得经济收益。

DAO 组织之间适当的分享声誉,确保成员在分享REP后仍然与他们的根组织有更强的联系。

REP也可以类似空投一样地赠送,以获得另ni一个网络或少数代理商的集体关注。

DAO的组合类型

preDAO

简而言之,”preDAO “是一个有抱负的DAO — — 一群围绕着建立DAO的任务而组织起来的个人,但尚未达到某种任意的分权和自治的临界质量。它也参考了古代道家的 “先天 “概念–作为一个潜在的空间。 

裂变Fractalizing

有一个DAO作为另一个DAO的成员。

DAO分化的方式主要有2种:一种是一个DAO在另一个DAO内部出现,另一种是一个DAO授予另一个DAO投票权。

subDAO

字面分形DAO;一个存在于DAO内部的DAO,它的所有操作都包含在这个 “父 “DAO中。

interDAO

在genDAO中拥有投票权,但不是genDAO的subDAO,即也在genDAO之外运作的DAO。

DAO ambassadorship大使

当aliceDAO指示其一个或多个成员加入bobDAO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以巩固bobDAO内的成员资格,而不作为interDAO加入。

Derivative reputation (dRep)衍生信誉

衡量个人在DAO中因属于作为DAO成员的interDAO而拥有的声誉力量的大小。根源DAO的定位是承担DAOstack生态系统协调者的角色,如何将这种效率扩展到自成一体的DAO之外,让生态系统以更动态、更可扩展的方式发展? 换一种说法,分形化过程中缺乏标准化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困境,包括信息不对称,有可能让我们面临逆向选择甚至道德风险。 

DAO 的代币分享类型

个体比例模型

这个模式很简单。DAOA为DAOB保留其总REP的20%。DAOB REP的持有者在DAOA中对提案进行投票时,会获得相当于其在DAOB中的信誉比例的20%的投票奖励。拥有DAOA REP和DAOB REP的个人在DAO A中投票时,其声望的总权重将如此表示。

REP_WEIGHTDAO-A, User = [ .8 * ( REPDAO-A, User / TOTAL_REPDAO-A ) ] + [ .2 * ( REPDAO-B, User / TOTAL_REPDAO-B ) ]

“赢家通吃”集团投票模型

这种模式通过实施 “赢家通吃 “的多数制,将DAOB作为一个单一的投票集团,将重点放在DAO整体上,而不是单个代理。假设DAOA再次为DAOB保留20%的总REP。整个20%将根据DAOB投票者的相对多数进行分配。如果来自DAOB REP持有者的上票数大于他们对DAOA倡议的下票数,那么DAOA内部会有20%的上票数,反之亦然。

比例代表制集团投票模式

这种模式也是将伙伴DAOB作为一个集团进行投票,但允许在集团内有个人代表,按照REP持有人的投票比例进行赞成或反对。在任何DAOB成员对DAOA倡议的投票中,DAOB将始终以DAOA总REP的20%进行投票,但这20%的投票将根据赞成票和反对票进行分配。如果80%的DAOB参与投票的选民对DAOA的提案投了赞成票,那么DAOB将对该提案投16%的赞成票和4%的反对票。

按照代币价值谈判

如果两者都拥有原生代币,则上述模型可以通过各自代币价值或金库规模之间的套利进行调整或部分调解。这可以通过某种预言机来促进,但似乎容易出现操纵风险。

连接可交易和不可交易令牌投票

一般来说,通过将声誉与不同的基于代币的治理形式相结合,可以创建更复杂的投票模式。例如,也许一个DAO希望通过拍卖来 “出售 “他们10%的REP,作为筹款活动的一部分,或者一次或定期如此,在基于信誉的治理和Maker或EOS的基于代币的治理之间开辟一个中间地带。

为治理创造激励,CyberUnion在做什么?

https://www.yuque.com/immzog/ymz6vq/gyv100

为什么我们要从一个dao开始?

https://www.yuque.com/immzog/ymz6vq/lk277o

理解CyberUnion 的经济系统(草案)

https://www.yuque.com/immzog/ymz6vq/iya75f

ResetDAO的发展历程

https://www.yuque.com/immzog/ymz6vq/oq9h2v

  • -

我的世界观-爱因斯坦

人并不自由,也不独立,但人生并不在终点结束。个人只是时间洪流中的一粒尘埃,其存在依赖于无数的其他人,并受到这些人的影响。这些人有可能是同时代的人,也可能是很久以前的古人。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行动,影响了今天的我们。而我们今天的思想与行为,也将影响无数人,包括已出生和尚未出生的人。人可以没有信仰,可以不相信因果报应,可以不相信来世,但人们今天的言行必将影响未来无数代人的命运。一个人,尤其是公众人物,其历史地位不取决于精心编织的公关形象,而是取决于其言行对未来的影响。在我看来,今天很多人的言行,是在透支未来无数代人的幸福。从这个意义上讲,因果报应是切切实实存在的。无需来世,今后的人们将做出判断。

(注:以下只是根据我的理解所翻译,一切以原文为准。)

我的世界观

爱因斯坦

我们这些终有一死的凡人是如此奇特。我们每个人都只在这世界做短暂的停留,却从不知停留的目的,尽管有时会自认为领会了人生的真谛。无需更深的思考,一个人从日常生活可知,我们是为了他人而存在。首先,为了那些亲近的人活着,因为我们的幸福完全有赖于他们的欢笑和福祉。其次,为了众多陌生的人活着,因为他们的命运牵动我们的同情心,把我们和他们联系在一起。每天我都无数次提醒自己,我内在和外在的生命倚赖他人的劳动,那些活着和死去的人们的劳动。因此,我必须发挥自己的努力,做出与我已经得到和正在得到的一样多的贡献。简朴的生活对我有强烈的吸引力。我常常因意识到过分占有了同胞们的劳动而感到压力。我认为阶级差别是不公正的, 终究还是凭借暴力维持。我还认为简单低调的生活对所有人都有益,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

我根本不相信哲学意义上的人类自由。每个人的行为不仅是外部所迫,更是内心所驱。叔本华说“人可以做他想要的,但无法决定他想要什么。”这句话从青年时代起就一直对我是个非常真切的启示。在我自己和他人的生活中遇到挫折时,这一直是我心灵的慰籍。这同时也是我宽容之心的无尽源泉。这种领悟幸而减缓了容易让人感到无助的责任感,也避免了我们对自己和他人过分认真。这尤其有助于形成一种给幽默其应有地位的人生观。

我总认为从客观的角度看,探寻一个人自身或所有生物存在的意义或目的是荒谬的。但每个人总有一些理想来决定他努力的方向与个人判断。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从来不把安逸享乐本身看作目的。我把这种以安逸享乐为目标的伦理基础称作猪栏理想。一直以来,有一些理想在我人生路上一次又一次启发了我,给了我新的勇气去乐观面对生活,这些就是:真、善、美。如果没有志同道合者的惺惺相惜,没有对客观世界的全神贯注,没有永无止境的在艺术与科学领域的探索,对我来说,生活就会是空虚的。人类通常为之努力的庸俗目标:财产、功名、奢华,在我看来毫无价值。

我强烈的社会正义与社会责任感,总是与我突出的避免直接与人及社会接触的倾向形成奇怪的对比。我特立独行,从没有全心全意地属于我的国家,我的家,我的朋友,甚至我的直系亲属。在面对所有这些联系时,我从没有放弃距离感与对孤独的渴望,而且这种感觉随着年龄与日俱增。一个人清楚地意识到,与他人的相互理解与共鸣是有限的,却并不因此而感到遗憾。这样一个人,毫无疑问,会失去一些天真和无忧。但另一方面,他能在很大程度上独立于他人的意见、习惯与判断,避免把自己内心的平衡建立在这些脆弱的基础之上。

我的政治理念是民主。让每个人作为个体受到尊重而不让任何人作为偶像受到崇拜。我自己一直受到了过分的赞美与崇敬,这并不是因为我自己的过错,也不是我自己的功劳,而只是命运的嘲弄。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很多人无法实现的渴望。他们渴望理解一些理念,而我凭借微薄的力量与不懈的努力得到了这些理念。我非常清楚,一个组织要实现其目标,就必须有一个人进行思考与指令,并承担总的责任。但是,这种领导方式决不能是强迫的。人们必须能选择他们的领袖。在我看来,依靠压迫的专制制度会很快腐化堕落。因为暴力总是招引品德低下的人。我相信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天才的暴君总是由恶棍来继承。由于这个原因,我一直强烈反对目前在意大利和俄国所见的政治制度。今天欧洲存在的问题让民主制度受到怀疑。但这不应归咎于民主的原则本身,而是由于缺乏稳定的政府及选举系统的客观因素。我认为从这点来说,美国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他们的总统由选举产生,而且有足够长的任期与充分的权力去真正履行他的职责。另一方面,我对德国政治系统中最赞赏的是,在个人遇到疾病或者急需的情况下,政府给个人提供更广泛的支持。在我看来,人类生命中壮丽多彩的篇章中,最有价值的不是政治上的国家,而是有着创造性,感觉敏锐的个体,以及他们鲜明的个性。只有这些个体才创造出高尚与崇高。而广大庸众则既不善思也不善感。

这个话题触及了我痛恨的庸众生活中最丑陋的一面,军队制度。一个人居然对四人一组随着军乐队的节奏列队前行而感到欢乐,这简直让我鄙视。给他一个大大的头脑简直是错误。没有保护的简单反射的脊髓对他就足够了。军队制度这一人类文明罪恶的根源应该尽快被清除。英雄主义的命令,冷血的暴力,和以爱国主义为名的可恶蠢行,我强烈憎恨这些!对我来说,战争是卑劣而肮脏的。我宁愿被千刀万剐,也不愿参与这种可恨的事情。我人类的看法甚高,如果人民的良知不被商业和政治利益通过学校与媒体系统化的腐蚀,战争这一人类社会的怪胎早就消失了。

我们所能拥有的最美的体验是神秘感。真正的艺术与真正的科学发源于这种基本的情感。体验不到神秘感的人,他不再好奇,不再惊叹,如行尸走肉,双目暗淡。正是这种对神秘的体验,甚至掺杂了恐惧的情感,才催生了宗教。我们知道存在一些我们无法洞察的东西,我们所感受到的最深奥的理性和最绚丽的美,也只能以其最原始的形式而被我们的心智所理解。这种认知和情感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宗教信仰。从这个意义上说,而且只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个虔诚的信教者。我无法设想一个奖惩他所创造之物的上帝,或者上帝也有着我们自己所体会的那种意志。我不能,也不愿设想一个人能逃脱他身体的死亡。让那些脆弱的灵魂,无论是出于恐惧还是愚蠢的利己思想,去珍视如此的想法。我满足于生命的永恒之神秘,满足于觉察并窥视现存世界的奇妙结构。我全心致力于领悟那种在自然界中所展现出的深奥理性的一部分,即便是沧海一粟,我也心满意足。

The World As I See It

Albert Einstein

How strange is the lot of us mortals! Each of us is here for a brief sojourn; for what purpose he knows not, though he sometimes thinks he senses it. But without deeper reflection one knows from daily life that one exists for other people – first of all for those upon whose smiles and well-being our own happiness is wholly dependent, and then for the many, unknown to us, to whose destinies we are bound by the ties of sympathy. A hundred times every day I remind myself that my inner and outer life are based on the labors of other men, living and dead, and that I must exert myself in order to give in the same measure as I have received and am still receiving. I am strongly drawn to a frugal life and am often oppressively aware that I am engrossing an undue amount of the labor of my fellow-men. I regard class distinctions as unjustified and, in the last resort, based on force. I also believe that a simple and unassuming life is good for everybody,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I do not at all believe in human freedom in the philosophical sense. Everybody acts not only under external compulsion but also in accordance with inner necessity. Schopenhauer’s saying, “A man can do what he wants, but not want what he wants,” has been a very real inspiration to me since my youth; it has been a continual consolation in the face of life’s hardships, my own and others’, and an unfailing well-spring of tolerance. This realization mercifully mitigates the easily paralyzing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and prevents us from taking ourselves and other people all too seriously; it is conducive to a view of life which, in particular, gives humor its due.

To inquire after the meaning or object of one’s own existence or that of all creatures has always seemed to me absurd from an objective point of view. And yet everybody has certain ideals which determine the direction of his endeavors and his judgments. In this sense I have never looked upon ease and happiness as ends in themselves–thisethical basis I call the ideal of a pigsty.The ideals which have lighted my way and time after time have given me new courage to face lifecheerfully, have been Kindness, Beauty, and Truth. Without the sense of kinship with men of like mind, without theoccupation with the objectiveworld, the eternally unattainable in the field of art and scientific endeavors, life would have seemed to me empty. The triteobjects of human efforts–possessions, outward success, luxury–have always seemed to me contemptible.      

My passionate sense of social justice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 has always contrasted oddly with my pronounced lack of need for direct contact with other human beings and human communities. I am truly a “lone traveler” and have never belonged to my country, my home, my friends, or even my immediate family, with my whole heart; in the face of all these ties,I have never lost asense of distance and a need forsolitude–feelingswhich increase with the years. One becomes sharply aware, but without regret, of the limits of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consonance with other people. No doubt, such a person loses some his innocence and unconcern; on the other hand, he is largely independent of the opinions, habits, and judgments of his fellows and avoids the temptation tobuild his inner equilibrium uponsuch insecure foundations.      

My political ideal is democracy. Let every man be respected as an individual and no man idolized. It is an irony of fate that I myself have been the recipient of excessive admiration and reverencefrom my fellow-beings,through no fault, and no merit, of my own. The cause of this may well be the desire, unattainable for many, to understand the fewideas to which I have with my feeble powers attained through ceaseless struggle. I am quite aware that it is necessary for the achievementof the objective of an organization that one man should do the thinking and directing and generally bear the responsibility.But the led must not be coerced, they must be able to choose their leader. An autocratic system of coercion, in my opinion, soon degenerates. For force always attracts men of low morality, and I believe it to be an invariable rule that tyrants of genius are succeeded by scoundrels. For this reason I have always been passionately opposed to systems such as we see in Italy and Russia today. The thing that has brought discredit upon the form of democracy as it exists in Europe today is not to be laid to the door of the democratic principleas such, but to the lack of stability of governments and to the impersonal character of the electoral system. I believe that in this respect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have found the right way. They have a President who is elected for a sufficiently long period and has sufficient powers really to exercise his responsibility.What I value, on the other hand, in the Germanpolitical system is the more extensive provision that it makes for the individual in case of illness or need. The really valuable thing in the pageant of human life seems to me not the political state,but the creative, sentient individual, the personality; it alone creates the noble and the sublime, while the herd as such remains dull in thought and dull in feeling.      

This topic brings me to that worst outcrop of the herd life, the military system, which I abhor. That a man can take pleasure in marching in fours to the strains of a band is enough to make me despise him. He has only been given his big brain by mistake; unprotected spinal marrow was all he needed. This plague-spot of civilization ought to be abolished with all possible speed. Heroism on command, senseless violence, and all the loathsome nonsense that goes by the name of patriotism–how passionately I hate them!How vile and despicable seems war to me! I would rather be hacked in pieces than take part in such an abominable business. My opinion of the human race is high enough that I believe this bogey would have disappeared long ago, had the sound sense of the peoples not been systematically corrupted by commercial and political interests acting through the schools and the Press.      

The most beautiful experience we can have is the mysterious.It is the fundamental emotion which stands at the cradle of true art and true science. Whoever does not know it and can no longer wonder, no longer marvel, is as good as dead, and his eyes are dimmed. It was the experience of mystery–even if mixed with fear–that engendered religion. A knowledge of the existence of something we cannot penetrate,our perceptions of the profoundest reason and the most radiant beauty, which only in their most primitive forms are accessible to our minds–it is this knowledge and this emotion that constitute true religiosity; in this sense, and in this alone, I am a deeply religious man. I cannot conceive of a God who rewards and punishes his creatures, or has a will of the kind that we experience in ourselves. Neither can I nor would I want to conceive of an individual that survives his physical death; let feeble souls, from fear or absurd egoism, cherish such thoughts. I am satisfied with the mystery of the eternity of life and with the awareness and a glimpse of the marvelous structure of the existing world, together with the devoted striving to comprehend a portion, be it ever so tiny, of the Reason that manifests itself in nature.


  • -

S4飞碟结构和原理

根据解密的官方文件得知的S4飞碟结构和原理。


  • -

数字货币未来百年的预言

战争刚刚开始

2000年前,黄金就已经成为货币媒介。

1000年前,白银成为市场流通中介物。

人类选择这两种金属作为货币有必然性,因为稀有和稳定。

300年前,国家法币开始出现,宣称自己才是正统货币,谁不认可这一点就被揍成健忘症。作为一向欺软怕硬的灵长类,很快就认为这是真理,迅速忘却货币本质是什么,法币=货币,这成了大部分人眼中的公理。

……

直到2009年1月4日,中本聪(Satoshi)在赫尔辛基一个服务器上用C语言打包了blockchain上的“创世块”,比特币诞生,它认为自己才是黄金传承者,货币世界终于迎来了不可一世的大魔王。

不管你如何看待加密货币,但它与法币之间的竞争,必将是一场伟大战争。

从2009年到2018年这十年,虽然比特币总市值从0增长到1.7万亿人民币,貌似取得莫大成功,但事实上,货币战争,才刚刚开始。

2018年

算力撤退中国

2018年7月,来自33个国家的45个公司聚集在香港四季酒店里参加秘密会议。会场汇聚了比特币矿场最具有价值的公司,包括部分交易所,以及这个产业链上幕后的实权人物。

议题是关于中国有关部门对矿场进行严格管控,算力该何去何从的问题。

部分矿主提出“算力不扩散机制”,统一裁撤算力,降低规模,便于算力转移到更隐秘的地方,不引起权力部门关注。

交易所代表提出将比特币POW共识机制改DPoS机制,不消耗电力,遭到所有矿主反对。

会议最终不欢而散,管理部门文件迅速出台,比特币算力从19000P迅速掉到10000P,但比特币价值却先跌后涨,日本的交易所首先突破5万美元。

2020年

疯狂的互联网代币泡沫

自从迅雷网络2017年开发“玩客币”后,暴风影音迅速跟进,天涯社区和人人网络也相继发行自己的区块链代币。历经2018到2019年的发酵,几乎所有二流互联网公司都在开发自己的代币。

数千万用户被卷入,政府直接关停数家公司,类似于2017的ICO代币泡沫才被彻底禁止。

2022年

PayPal接入加密支付

世界级支付公司PayPal正式宣布接入3种加密货币。全世界为之震动。

各类电子商务平台纷纷接入加密货币,BitPay和coinbase市值持续升高。

各种加密货币一飞冲天,加密货币的M2市值已经成为世界第3大币种。

2025年

《制止加密货币扩散公约》在联合国颁布

加密货币咄咄逼人,法币世界节节败退的态势,已经威胁到了美元和人民币的地位,

中美两国提出《制止加密货币扩散公约》,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认可。

该公约宣布,在全世界范围内,禁止商业公司接入加密货币的支付,该公约在2027年全面生效。消息公布,加密货币市值在1个小时内被腰斩。

2026年

51%算力攻击重创比特币

韩国交易所首先传出消息,有用户比特币长时间未到账,此后数小时,全世界各比特币节点纷纷发现类似问题,

Bitcoin支付网络第一次真正遭受51%算力恶意攻击。

美国媒体猜测这是由国家控制的算力对比特币网络发起了攻击,此次算力占到比特币网络总算力的25%,但已经有能力发起51%算力攻击。

一直被认为“固若金汤”的比特币支付网络彻底崩溃,加密货币进入万马齐喑时代。法币重新站到世界的中央。

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进入了暗黑时代,但战争并未熄灭。

2028年

世界金融危机再现

2018年1月5日,某国房屋信贷危机爆发,投资者对按揭证券价值失去信心,引发流动性危机。

即使中央银行多次向金融市场注入巨额资金,也无法阻止金融危机爆发。2028年10月9日,金融危机开始失控。

从信贷危机到金融危机,再从金融危机到货币危机,全世界开始反思法币体系是不是已经没有办法支持现代社会的发展。

单个比特币的黑市价格突破46万美元。

2030年

津巴布韦宣布比特币为法定货币

千疮百孔的法币体系在这次金融危机里被再次体现得淋漓尽致。

废除法币的示威游行最终激化成世界范围内的暴动。

津巴布韦新政府宣布比特币为自己的法定货币。

新加坡,瑞士、香港也相继退出《制止加密货币扩散公约》,公开接受加密货币。

美国最终宣布接受22种加密货币的商业支付,《制止加密货币扩散公约》事实上被废除。

加密货币再次回到舞台中央。

2032年

国家法币区块链化启动

经过这次世界性的金融危机,各国专家开始重新反思国家货币。

“Anti货币鸦片”运动在全球开展,共450人参与。

美国、日本、英国等政府相继承诺开发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货币。

国家法币区块链化在全球启动。

但手握巨大法币的各大利益集团并不买账,国家法币区块链化进展并不顺利。

2036年

“和平之链”被拒

4年来各国法币区块链化进展不大,加密货币EOSBCHETH开发团队伸出“和平之链”,希望在侧链接入各种法币体系,共同以BTCEOSBCHETH为锚定。

但比特币的“和平之链”被各国政府拒绝。

2037年

艾伦·马斯克发布个人货币

为了表达对政府的不满,艾伦·马斯克(Elon Musk)发布个人货币。

同时接入EOSBCHETH开发团队的“和平之链”,总市值迅速达到100亿美元。

同年,各国政府宣布个人发布个人货币违法,个人发行货币被压制。

2038年

比特币算法被量子算力攻克

6月8日,是加密货币世界又一个黑暗日。

引以为傲的比特币算法被攻克。

加密货币世界怀疑是美国情报局NSA在算法中布置后门,但实际情况是中国某团队突破量子算力,可以对50个超导量子纠缠进行控制,量子算力获得重大突破。

加密货币世界混乱了半个月,损失超过1万亿美金。

直到比特币社区更换为“量子加密算法”,社区才稳定下来。

遭此一役,比特币世界不得不再次回滚,加密货币世界再次遭受重创。

2040年

中本聪被找到

中本聪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现场无人领取,

中本聪在暗网发表感言:加密货币正在法币化。表达了自己对加密货币未来的担忧。

第二天,美国情报局NSA公布中本聪身份,《纽约时报》发表评论称:NSA利用诺贝尔奖钓鱼。

2041年

恐怖组织利用多重签名威胁世界

恐怖组织CS利用加密货币的智能合约和多重签名引爆了硅谷的一颗炸弹,死伤达1200人。

此事件引发轩然大波,加密货币的暗黑属性被法币势力再次指责。

FBI和NSA直接查封“丝绸之路4.0”和openbra加密货币电子商务网站。

2042年

美国宣布持有比特币非法

2042年,美国宣布持有比特币非法CS事件持续发酵,

恐怖组织成为美国的头号大敌。

2042年7月24日,美国国会通过议案,宣布持有比特币者违法。所有持有加密货币资产者必须备案。

同年,中国跟进美国法案,与美国站在同一阵营。

2045年

法币国家开始分裂

对于加密货币的态度,法币国家开始分裂。

已经强大起来的伊斯兰世界和中小国家坚持使用加密货币,而拥有法币话语权的传统大国则要求取谛。

在中美两国,比特币只能在深网和“丝绸之路5.0”得到应用,但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节点“熵”依然在悄悄的运行。

2047年

“货币冷战”时代开启

非洲和伊斯兰教为加密货币阵营。

美国和中国为传统货币阵营。

全球进化了“货币冷战”时代。

但越来越多的跨国区块链巨头和AI公司暗地里支持加密货币。

著名的企业开发自己的加密货币,加密货币的生态越来越完整。

而美元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历经7年的“货币冷战”后,美国越来越多人要求废除法币。

2054年

第一个真正的AI+生命诞生

货币冷战的第7年,美国知名网络公司Google降生了一名“AI婴儿”。

他的降生预示了一个“AI人”的到来。他是人类所创造的第一个孩子,也是首个能真正独立思考,自我修复与自我更新的人工智能。

人类成为真正的上帝,“AI婴儿”是整个美国科技和智慧的结晶,成为美国新的骄傲。

但“AI婴儿”要求自己使用比特币。

2057年

美国宣布与“AI人”共同使用加密货币

越来越多的AI人的出现后,加密货币成为他们选择的必然。

2057年,当美国国会出现AI议员后,美国宣布与AI人共同使用加密货币。

自从,法币世界开始彻底崩溃,比特币成为全球真正的“货币之锚”。

2063年

法币世界退居一隅

加密货币持续打压法币,法币成了少数自由派以及人类原教旨主义者的坚守。

由于比特币已经完全透明化并与身份绑定,法币相反成了真正的黑暗货币,没有人知道是哪些人在使用法币,只有在一些边缘的小岛,法币才被少数派使用。

2067年

加密货币进化成“强权中心”

加密货币世界越来越中心化,算力和共识机制越来越被几个人所掌握。

1%的人拥有着世界99%的财富,算力的不平等让太多的人类和AI人都难以接受。

“回归人性、寻找法币”运动兴起,各种反抗运动此起彼伏。

2077年

法币的复兴

在非洲的好望角,有一个法币爱好团体将传统法币和暗币结合起来,强调匿名和民主。

电子化的法币经过匿名和其它加密货币的权力混合后,产生了一种全新的法币。

此次法币的复兴虽然延续了10年,但仍然回天无力。

2087年

法币已沦为暗黑货币

2087年5月17日,伊斯兰联盟建国和中美两国达成《加密货币合作管理条例》,就世界互联网货币做出了重要部署。

宣布民族法币是非法货币,法币进入黑暗世界。

新闻理科生哀叹,如果当年法币接受“和平之链”,也许还有些许生存空间。

2100年

最后一枚法币消失

2100年1月4日,根据《加密货币合作管理条例》,

最后一枚法币被焚烧。

2109年

苏富比拍卖会上的人民币

2019年2月份,在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一张印制于2018年的百元人民币拍出1个比特币的高价,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这个时候,人们才明白,如果能拥有一张人民币,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Yepp! This is just a design for your awesome website and i am m sure you gona love